• <menu id="oeii4"></menu>
  • 涉足卡車維修保養服務,G7能否激活維保連鎖市場?

    ——訪G7副總裁?程蕓沁先生
    編者:
    在物流圈摸爬滾打十年的北京匯通天下物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G7),用物聯網技術改變了物流業的運營模式。截至目前,G7服務的物流客戶超過6萬家,連接車輛超過150萬臺,先后得到了騰訊、鐘鼎創投、淡馬錫、國開金融、普洛斯的多輪投資,在煤炭、鋼鐵、化工、快遞快運、制造等行業取得供應鏈數字化實踐成果。G7結合自身的技術優勢和客戶資源從成本、安全、效率三個層面,向大型物流企業和數以萬計的車隊提供車隊綜合管理與服務解決方案,并致力于建設中立的、開放的技術平臺,構建產業互聯的生態系統,通過人工智能 智能資產(AI IA)戰略,賦能產業供應鏈中的貨主、物流企業與車隊,實現行業供應鏈優化升級。

    在整個供應鏈成本中,流通環節成本占到40%,其中低頻剛需的車輛維修保養成本結構復雜,管理難度大。G7以物聯網技術為基礎結合客戶需求,提出并落地了車輛維修保養的平臺化解決方案。該方案能否給行業帶來驚喜,筆者通過專訪G7副總裁、行業方案事業部總經理程蕓沁先生,帶您尋找答案。

    程蕓沁先生,現任G7副總裁、行業方案事業部總經理。他帶領的行業方案事業部,不斷開拓新的行業場景,將傳統物聯網服務的“硬件 平臺”模式,進一步升級成為綜合解決方案式服務模式。程先生曾擔任全球領先咨詢服務公司合伙人、國內領先電商物流集團首席戰略顧問和總裁助理,擁有多年的企業戰略、運營和數字化轉型咨詢和實操經驗,在與G7技術能力結合后,重點在大宗、化工等行業中,針對行業供應鏈場景做深挖,推動多個核心項目落地。
    來源?|?商用車與零部件作者 | 張玉武

    編輯 |?王春燕

    閱讀本文,大約需要5分鐘。

    1、十年磨一劍,
    從車隊SaaS服務到智慧物聯平臺

    首先,程蕓沁為我們分享了G7的成長過程。2010年,國內智能手機還沒有普及,物聯網概念剛剛開始流行,AI更未見蹤影。都說科技是重要生產力,但那個階段的物流行業,“人肉”和規模都還可以提升效率,所以大家都是通過傳統方式去運作,整個物流產業還沒有把技術應用放在很高位置,也沒有意識到科技可以帶來的變革力量。G7正是在物流行業處于原始狀態大環境下,以前瞻性的眼光進入行業的。

    2010年,G7通過為福田汽車物流公司量身訂制承運商服務考核系統,助其提升運輸管理水平,正式開啟為物流運輸行業提供面向車隊管理的SaaS服務。之后G7推出干線運輸管理工具“班線控制臺”,并成為國內零擔快運公司首選的干線運輸管理工具,簽約了德邦物流、新杰物流、江蘇郵政、友和道通集團等國內知名大型物流企業。隨后,G7進一步加大對產品和服務的創新投入,面向企業客戶形成了全國性的營銷和服務網絡。

    2013年,組建硬件產品團隊,G7成為國內第一家提供智能管車服務的信息平臺。之后,G7成立成都研發中心,發布前沿管車服務產品。到2015年,G7完成了騰訊、鐘鼎創投的A輪3000萬美元融資。有了資本的支持,G7加快了產業布局的步伐,正式推出面向小微客戶的“手機管車”與“G7智盒”。這一系列操作,奠定了G7全國干線物流網絡公司頭部企業的位置。

    2015年后,物流行業借助金融和科技手段發展已成主流,G7也加速了融資發展的步伐,獲多筆3000萬美元以上投資。有了資本的支持,G7前行的腳步更快了。

    到2017年末,G7推出了覆蓋中小企業與車輛的安全管理和油耗監控手機端產品,打通了加油站和油卡產品、ETC管理產品、金融保險產品等。短短三年,G7依靠科技與資本的力量,迅速將一個軟件平臺,變成一個鏈接物流生產要素的管理平臺。

    2018年開始,在人工智能、物聯網等技術加持下,G7啟動投資冷鏈、甩掛箱的數字貨艙等智能裝備,投資自動駕駛卡車公司,布局加油站、加氣站、尿素站等。與此同時,利用網聯物聯技術,向大型物流企業和數以萬計的車輛用戶提供綜合管理與服務解決方案,覆蓋了煤炭、鋼鐵、水泥建材、化工、快遞快運、食品飲料、汽車制造等行業。

    G7成立十年來,已經從車隊SAAS服務,成為了到名副其實的智慧物聯網平臺。

    2、實時鏈接,與油卡、ETC、尿素、保險、
    金融、支付、清算等的落地服務

    接下來,程蕓沁進一步分享了G7的具體服務。《2019年上半年中國物流產業發展現狀及趨勢分析》中顯示,中國社會總物流GDP占比14.8%,較多年前的近20%占比有所下降,但距離發達國家8%的差距仍然巨大。這其中,流通環節的費用占比超過50%,物流使用者苦于物流費用高,物流從業者又苦于賺不到錢。這與目前物流行業集約化程度較低、行業粗放式管理不無關系。拋開比較先進的快遞快運化物流方式,在大宗等傳統物流領域,還需要更好服務模式和管理方式。G7用物聯網技術落地了以下創新性服務。

    1、G7物聯網,讓后市場服務變為“煤水電”基礎設施。

    各大物流公司的卡車在全國各地跑和加油,車在不同地域由不同的公司管理,管理體系極為復雜。G7用一個APP將車輛數據實時呈現出來,用數據打通整個物流過程,并將其所需的后市場服務納入管理體系,讓平臺上的司機可以享受更優質更便捷的服務,將卡車后市場變成了像“煤水電”一樣的基礎設施。在IOT的賦能下,后市場服務終端也將擁有智能化的服務能力。

    以加油場景為例:G7用傳感器實時管理加油過程,通過平臺實現油費結算及實時分潤;司機端也可以將油費計入運費成本管理項目,實時記賬。

    2、智能結算 后市場服務,實現降本增效。相關統計顯示,卡車加油費占運輸總成本的40%左右,單臺卡車每月加油費平均在15000元左右,年費用約16~17萬元,中國3000萬輛卡車的年燃油市場為千億級規模。

    圍繞網絡貨運平臺和智慧園區產品,G7為公路運輸參與方(貨主企業自有運力、快遞快運/3PL服務提供商、車隊、司機)提供汽運后市場產品(能源/燃料、ETC、潤滑油、尿素、輪胎等)交易平臺、IoT技術及相應金融服務。

    以煤炭行業為例,油耗難統計、用油成本高、維修保養費用高、運費結算難、運輸成本難統計等依然是困擾煤炭行業的難題。G7通過與加油站、氣站、尿素站實時連接,司機可以在任何地方通過掃碼來加油、加氣、加尿素,而供應方則可以與企業直接結算。司機運輸任務結束,一趟任務的盈利情況,企業可以第一時間知曉。線上化、平臺化的運營方式實現了運輸成本的物聯網化,大幅度降低采購成本,對企業成本管控也提供了極大便利。

    依托平臺匯聚的行業交易所需的配套物流服務,G7推出智能結算 后市場服務。基于平臺上海量、真實、精準的運輸數據,G7可幫助企業還原每一個運單信息,勾勒出精準的企業經營軌跡和經營場景,將企業收入與支出的數據透明化。通過線上資源合理配置,實現線下物流高效運行,促進物流行業降本增效。

    G7成立十年來,將油汽、ETC、尿素、掛車、保險等運輸過程中98%的成本數字化、可視化,在線下已實現智能化的支付、結算、清分,甚至還能降低保費。這對接下來進一步降本增效,提供了極大的價值。

    3、從車輛管控到維修保養服務,
    平臺思維的G7車輛維保落地路線

    在談到G7在卡車維修保養方向發展時,程蕓沁指出:1、維修保養要素的線上線下打通。

    通過G7平臺,將卡車維修保養的相關元素線上線下打通,車隊客戶可以通過平臺找到最近的維修網點,預約維修服務,買到高性價比的配件,并得到專業化、規范化的服務。

    維修企業通過數字化終端服務鏈接,可以獲得更全面的用戶需求、用戶喜好、用戶行為信息;可以預測線下維保服務時間,提前進行服務準備,預測零部件使用,提前進行備貨;通過獲取比市場調研更精準的用戶需求大數據,建立賬戶體系,不斷沉淀高價值數據,形成客戶清晰畫像,持續提升體驗,吸引新客戶,也留住老客戶。

    2、維修保養的物聯網聯實施場景。

    場景一:觸達用戶。原有觸達模式主要是客戶找維修服務點,而車聯網(當前物聯網最重要的應用場景)模式可以讓維修服務點找到客戶,并進行精準營銷。

    舉一個場景,G7是全球最大的車聯網公司,目前連接了150萬臺車,是通過物聯網傳感器連接了發動機等主要車用設備,獲取了包括各類故障報警、車輛診斷等跟維修領域密切相關的數據。所以G7可以做到車輛報警的第一時間推送附近修理服務網點,引導客戶進行消費。

    場景二:服務監管。車隊客戶和維修企業對維修服務監管都有很強的訴求,而物聯網對服務監管場景有很強的賦能能力。

    比如店內攝像頭通過直連中心數據庫,可以實時監測修理工工作情況,跟蹤用戶消費行為,自動掃描車牌、驗證預約車輛信息入店服務,杜絕飛單,自動計數、核算工時、免收現金,診斷過程透明可視,車隊客戶可遠程實時查詢等。

    場景三:供應鏈優化。傳統模式主要為推式供貨,配送準確率較差,物聯網模式主要為拉式供貨,通過VIN碼直接對接等方式,配送準確率高,從而提高門店周轉率。

    場景四:管理運營。物聯網設備可以實時自動記錄數據、進行可視化展示和分析,通過大數據和AI測算最經濟的運營模式,比如精準補貨,確定供貨種類,預測達到規模數量自動集采,線上線下營銷活動聯動,經濟性的上門維保服務聯動等。

    場景五:創新商業模式。智能加注等物聯智能設備,可以節省尿素、潤滑油供應鏈及包裝成本15-20%,對于微利時代,是一個顛覆性的創舉,通過定位,液位監控、電子鎖等物聯監控體系,將經銷商或門店持有庫存轉變為生產企業持有庫存的模式,變經銷商或門店為服務商,使經營模式更輕,買產品變為賣卡,實現一卡在手,全國加注。

    3、大客戶后市場維保卡。對于運輸大客戶,比如各個行業的頭部企業,這些企業的核心訴求是降低物流環節成本,壓縮車隊的議價空間。

    運輸大客戶有供刺穿車隊運輸的貨物,指定車輛后市場服務是一個普遍操作。如不再100%支付現金,而改為部分油氣、尿素、潤滑油、輪胎等支付,以享受集采給帶來的實惠,維修保養也進入了他們的考慮范圍。

    顯然,維保卡使用需要具備兩個條件。一是后市場網絡有足夠的密度,滿足承運車輛維保的即時服務需求;二是后市場服務質量有保障,在每個服務點享受同等質量的服務。

    事實上,汽車維保領域的部分頭部企業或平臺已經在打造維修連鎖品牌,但是因為投入較重,網點密度和價格仍然很難達到大客戶的要求,所以市場迫切需要一個能夠兼顧網點數量、服務質量和服務價格的一站式服務平臺,在當下的機遇期內有機會迅速搶占大客戶維保市場。

    4、維修企業維保準入和信用體系。

    與歐美成熟市場相比,中國汽車后市場仍然處于離散狀態,4S店體系壟斷、價格高,夫妻店服務質量參差不齊,行業信息不透明等。

    無論大客戶、車隊客戶、C端車主或者維修企業,都希望維保過程透明化、規范化。如果有一個公立平臺,通過連接更多移動端設備,車聯設備,智能維修檢測設備,智能油液加注設備,門店智能監控設備,智能識別設備和相關管理系統,透明化支付、運營、診斷、銷售、維修、驗證、記賬等環節。通過更多的連接和交叉驗證,消除灰色地帶,建立統一的業務質量認證體系,建立準入和信用評級制度,為有信用企業提供更多機會,被服務企業放心消費。

    4、涉足卡車維修保養服務,
    G7能否激活維保連鎖市場?

    對于商用車維修保養發展,筆者的觀察是:中國商用車有3000多萬臺保有量,配件年需求6000億規模,維保需求總值達萬億規模。是一個多品牌、多車型、多使用場景的龐大、復雜、多樣化市場。

    大平臺、大車隊的涌現,運力需求集團化正在孕育運力服務市場,車輛保障服務體系成為了發展瓶頸。

    尋找中國式的商用車服務高效解決方案,一直是行業的夢想。移動互聯、大數據帶來的行業環境變化,讓行業夢想落地正在成為可能。

    曾經,整車企業、維修企業、平臺企業等紛紛試水解決方案,結果都折了。為此,行業無不感嘆,商用車維修服務業的水太深了。

    在物流企業或車隊企業,車輛維修保養是一種低頻剛需,其管理難度大、可控度低。隨著物流競爭的空前壓力,降低成本成為其競爭力核心,這其中用物聯網平臺化實現后市場成本管理,不失為一個好的選擇。

    商用車維修保養連鎖,上游的物流或平臺企業,下游的維修企業或整車服務,在產業鏈一體化推動下都在涉足,對維修保養發展是一個很大的利好。

    車輛維修保養運營,一方面是維修環節的不可替代性,一方面是硬件 軟件一體特征。維修大數據、維修標準化、技師技能的軟件方向,在互聯網、大數據發展的今天,仍然需要足夠的積累與試錯。其實,在互聯網、大數據背景下需要業務模式創新,也許,維修保養的管家式前移會有另一片天地。

    我們期待G7給行業一個驚喜,激活久違的中國商用車維修保養連鎖市場。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返回頂部
    大象彩票